企業文化
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風采

校園的記憶

來源: 作者:馬志華 時間:2014-11-18【字號:

每年七月的校園,都會彌漫淡淡的哀傷,因為又到畢業季。畢業生就跟割韭菜一樣,今年和明年,明年和后年沒有什么區別,抱頭痛哭要有,離別時站臺上的歌聲要有……唯一區別的是身邊的道具換了,綠皮火車換成了空調車,空調車換成了高鐵、飛機。

畢業的離別,是校園生活的一個句號。離別的痛哭是對校園生活的不舍,對逝去時間的緬懷,是對即將進入社會的一種期待與迷茫,只有淚水才能表達這五味雜陳的情緒。最落寞的心情就是傍晚坐在宿舍里,看到周圍的人一個個離開,好像從自己的人生這場戲里,曲終人散逐漸退場,只有自己孤獨的坐在劇場中。更落寞的心情是,大家已經開始新的大戲,修不滿學分的同學還要留在校園,回味著舊劇情。

對我而言,每每想到校園,總是有那么一些記憶,永遠揮之不去。

繞不過的數學

我的數學極爛,大學考完高數以后,真的涕淚橫流,折磨自己十幾年的數學終于退出了歷史舞臺。從小學四年級以后應用題就變本加厲的難了,我的數學成績隨著難度加大,漸漸偏離及格線。到現在我還覺得雞兔同籠,注水放水問題,車輛相向而行問題,追趕問題都是我難以逾越的。在我幼小的心靈,數學就投下了陰影。

到了初中,增加了物理、化學,“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每天惶惶不可終日的面對老師的白眼。每次做物理實驗、化學實驗,好心的、聰明的男同學在旁邊各種打手勢、指導,直到被我的智商打敗,親自上手幫我搞定。

這樣跌跌撞撞考上高中,選擇了文科,物理、化學只要通過會考就可以。數學卻真的如愚公家門口的王屋山一樣,總是繞不過去。尤其立體幾何,我真真的沒有空間想象能力,我無法想象畫一條輔助線什么的就可以垂直,對我來說真的就是高科技!數學老師一開始還是用威嚴的目光盯著我,試圖開啟我的智慧人生,但是我眼神出賣了靈魂,因為我真的不懂,迷離的眼神讓我親愛的數學老師產生了恨鐵不成鋼的怨氣。數學老師的目光就像雷達一樣掃來掃去,掃到我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像隱身一樣。

歷史、政治、英語這樣需要背誦的,對我不是什么大問題,我很快就能背出很多章,幾十萬年前元謀人在哪里生活,半坡氏族時期,祖先們種了什么植物用了什么生活日用品;知道什么是君主立憲制和立憲君主制的區別;知道了什么叫過去將來時和將來進行時。可是數學,我只能做最簡單的題。

每次考完數學,大家都高呼時間不夠用,學霸們圍坐在一起討論最難的題目和附加題的解題思路。我頓時有種“世人皆醉,唯我獨醒”的超脫,腦海的問題是“咦,還有這道題,好高深的樣子啊!”。

現在早已經遠離考場,十幾歲時那種被數學成績壓的透不過氣的感覺仍然會出現在自己的夢中,夢中的自己面對數學試卷,焦慮不安,終于在掙扎中醒來,睜開眼睛,原來南柯一夢。某次路過書攤,發現有這樣的文章“為什么你總做考試的夢”心中暗喜,遂買下,書中金玉良言“壓力過大”。

小紙條——白衣飄飄年代的“情”

我上學的時候同學們家里很少有電話,少年之間的感情清澈純潔,就如當年白襯衫藍褲子一樣干凈,同學之間會傳小紙條,表達男女同學之間的小愛慕。 

我在高中收過小紙條。收到小紙條的原因是不搭理某個同學很久,某同學覺得這樣不好,主動向我“降下白旗”,給我寫了小紙條,真的是小紙條,大概橡皮那么大的紙條上寫了四個字 “笑對人生”!這種陳年舊賬,估計早被當年的人忘記,如果他曾記得,我真的想問問,當初寫這么富有哲理的四個字,是不是對我今后的生活的預言?我還能記得當初在一本英語復習資料中,我如偵探一般發現了這個小紙條時候的心情。

終于到了大學,上課的時候,一群精力旺盛的學生,怎么有耐心聽老先生在講臺上講之乎者也?于是大家最愿意干的事情是傳紙條,有的時候一張紙上留有很多人的墨寶,從同學甲一直傳到同學癸,內容豐富多彩,比如發起的人寫中午吃什么,輾轉一圈到最終收條人的手里,就有很多內容,就是當年的紙質朋友圈!

現在小紙條退出了歷史舞臺,大家可以微信,可以QQ,那些作古的小紙條即使留存也是泛黃發脆了吧,就如我們已經逝去的青春。

11选5天津中奖规则